海王星国际线上,期末考作文,能允许学生“撒个谎”吗?

2020-01-11 18:27:45点击次数:3351

海王星国际线上,期末考作文,能允许学生“撒个谎”吗?

海王星国际线上,又到期末考,又得写作文,想起以前几篇与“撒谎作文”有关的写作杂谈,特意整理到一块,它们分别是——

第一篇:写作就要讲个好故事

第二篇:谈作文的真人真事

第三篇:“撒谎”,小学生作文的好帮手!

第四篇:在写作中学会写作

第五篇:孩子,你应该像作家一样写作

第六篇:学生作文写假话、空话、套话的原因

第七篇:作文要的不是“真实”,而是“真实感”,以及其他

七篇杂谈共计18000余字。

整理这些,就是想一个问题:

期末考作文,能允许学生“撒个谎”吗?

我们对写作的态度是变化的。①一开始,叫“观物取象”,看到什么写什么,把它描绘下来,复制下来,临摹下来。②慢慢地,我们不满足于“看到什么写什么”了,要寄情于景了,要托物言志了,要能体现“我”了。③慢慢地,这个也满足不了我们了,我们发现了一个更辽阔的世界“人的心灵”,于是幻觉大行其道。④慢慢地,我们又觉得那些东西太花里胡哨了,形式化了,或者不靠谱,浮夸了,然后就要返璞归真了。艺术源于生活。生活就是艺术。——就这样流变,每一样都存在。

【一】

如果,你看过作家冰波的《阿笨猫》和《糊涂博士与傻大熊》,你会被他的睿智和幽默折服!如果你还没看过,赶紧去看看,可能从此就改变了你对童书的选择与衡量标准。

在冰波老师笔下,有个角色叫“豆豆虫”,我很喜欢。因为,从头至尾,不管什么情况,它永远说同一句话:“是啊,好奇怪哦。”这是冰波老师精心设计过的——作家连一句人物对话,都是花了很大心思的!

不管什么话,都用“是啊,好奇怪哦”回应,毫无违和感。不信?你可以试一试,玩一玩。或者,可以这样搭配:

这是为什么呢?

是啊,好奇怪哦。

这是为什么呢?

是啊,好奇怪哦。

这是为什么呢?

是啊,好奇怪哦。

……

循环往复,永无止境。哈哈。

【二】

我接触过不少作家,最熟的,就是冰波老师。我们一起上过班,抽过烟,评过奖,做过讲座,聊过文学……在冰波老师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很有用。他说,当作家,只要把好作品拿出来就行了;写作,就是要讲个好故事。后来,听到作家王安忆也这么说,小说就是讲一个好听的故事。看来,英雄所见略同。

这些话,听起来很简单,做起来不简单。有多少作家,最适合他们的身份,其实是“文坛活动家”。有多少作品,其实是奔着钱眼去的,是运作出来的?。

不胡扯了,来点干货。

【三】

请看两篇冰波老师的作品,都是小故事,然后来聊聊写作中的“想象”。

《蛋壳的故事》文/冰波

有一只蛋壳,咕噜咕噜滚到小河边,蛋壳很难过,它想:“谁也不要我了。”

有一只甲虫看到了蛋壳,很高兴:“哇,好大一只船呀!”可是,这船太轻了,它摇呀晃呀,很容易翻。

小鸡说:“给我吧,给我吧。”小鸡用它来做阳伞。可是,这伞太小了,小鸡顾了头就顾不了身子。

小老鼠说:“给我吧,给我吧。”小老鼠用它来做帽子。可是,这帽子太硬了,戴在头上有点痛。

小松鼠说:“给我吧,给我吧。”小松鼠用它来做碗。可是,这只碗太薄了,一不小心就会碎。

小蟋蟀说:“给我吧,给我吧。”小蟋蟀用它做房子。这房子,不轻不重,不大不小,不薄不厚,刚刚好。直到现在蟋蟀还住着呢。

《蛋壳小屋》文/冰波

小蟋蟀很想有一间小屋。有一天,他看见了一个蛋壳:“哈,这可以做我的小屋。”

小蟋蟀走进蛋壳一看,里面真黑呀。

小蟋蟀把蛋壳竖起来,开了一扇门。

小蟋蟀又在蛋壳上开了两扇窗。

小蟋蟀搬进了蛋壳小屋、白白的墙壁,真漂亮呀!

早晨,太阳光从两扇窗里照进来,又明亮,又温暖。

小蟋蟀在屋顶上插了两根草,这是电视天线。他可以在蛋壳小屋里看电视了!

远远地看过来,蛋壳小屋多像小蟋蟀的脑袋啊!门像牙齿,窗像眼睛,小蟋蟀可真聪明呀!

咱们不讲故事中蕴含着什么样的哲理,那是评论家的事,他们能有理有据地写出一大篇文章来,“高深莫测”。有点像语文试卷上的阅读理解题,可能作者压根就没那么想,却有一个标准答案。其实,可能作者只是想写一个好故事而已。

当然,解读是有必要的,关公可以战秦琼,视野开阔起来了,也就有意思起来了。而且,在阅读的基础上,是可以再创造的,是可以把故事提升到更高境界的。王国维讲三种境界,不就是引用了前人的三句诗词么?

在冰波老师创作的这两篇故事中,蛋壳是创作的道具,不可或缺的道具,具有唯一性、不可替代性。想象力,在这里也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这些想象:船、伞、帽子、碗、房子,都与蛋壳的特点相照应,读来是那么水到渠成。蛋壳,本来是多么平常一样东西啊,一经想象打磨,顿时觉得它“伟大”了许多,它怎么这么有用呢!

《蛋壳小屋》这个故事,是个识字童话。先由出版社给出“屋、门、窗”三个字,然后冰波老师根据这三个字创作一个小故事。《蛋壳小屋》就是这么来的,是一篇命题童话。冰波老师的创作功夫,了不得吧!更奇的是,如果把这座蛋壳小屋画出来,正是一只蟋蟀!这得多大的想象力啊!不信?你就边读边画。

【四】

想象力,是要自圆其说的。

说句玩笑话——当孩子在撒谎的时候,他的脑袋是在高速运转的,也算是在开发想象力吧,是在构思一个让人可信的故事,是在自圆其说。

不知谁说过,撒谎从作文开始,带着贬义,流传广泛。在写作中,能不能把这个“撒谎”理解为“虚构”呢?咱们还是需要一点正能量的嘛,虚构一篇作文不是很正常的么,只要表达出真、善、美,不就很好吗?

想象力,改变的不仅仅是一篇作文、一个故事,它还可能改变生活,甚至改变是一个世界!

“真话,从情书开始;假话,从作文开始。”这本该是一句调侃的话,却被奉为“哲理”。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从主观上说,相信即是真,不信即是假。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被诈骗的新闻呢?不就是因为当事人相信了,当真了?!同理,喜欢的就是好的,不喜欢的就是不好的。在作文评价中,这好与坏何尝不是主观的?我之蜜糖,彼之砒霜。青菜萝卜,各有所好。

【一】

想想我们读过的那些文章,看过的那些电影,是真实的吗?如果是,为什么总要加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或“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呢?其实,其中藏着有一句创作的潜台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真是老掉牙的一句话呀,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不少老师强调:写作文要写“真人真事”。于是,我就碰上了这样的学生——比如,布置写一篇题为《养猫》的作文。他说,“我家没养过猫,我没法写啊!”真是替他的思维局限捉急啊!“捉急”真是个好词,如果真能把“急”捉起来,就好办了。

如果作文真要写“一比一的真人真事”,那“源于生活,同于生活”就是了,干吗还要“高于生活”呢?既然是“高于生活”,这“高”出来的部分,不是造假吗?不是撒谎吗?为什么大家偏要公认“高于生活”呢?

【二】

假设,仅仅做个假设啊。施耐庵同学正上小学五年级,一天写作文,他写了一篇《我在景阳冈打虎》,高高兴兴地交给老师。结果,〇分,老师“收拾”他了!

你小子撒谎都不打草稿了啊?就凭你这小身子?小鸡都逮不住,还打虎,说得活灵活现跟真的似的。我不是说过吗?要“我手写我心”,写真人真事,才有真情实感。去,老师为你好,罚你重新写一篇——你妈昨天给我送来一只老母鸡,杀鸡时,你还帮忙烧水了。你就写一篇《杀鸡记》吧。

施耐庵不服啊!他反驳:老师,我的手,确实能写,但是,我的“心”只会干一件事,就是扑通扑通的跳,它实在是没什么好写的啊。

哟吼!还学会顶嘴了啊。别以为送了只老母鸡,老师就对你客气。你去翻翻字典,“心”是指心脏,但也指心灵啊!咱们中国人常说:你心里好好想想!这心脏是会想的吗?会想的不是脑袋吗?好的不学,净学坏的,岂有此理!

施耐庵实在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到老师的愤怒,他想想还是算了,不然老妈又得杀一只老母鸡,让老师补身体去。可他心里嘀咕着:我写的故事大家都爱看,大家爱看的,就是好的。

这是我假设的一个场景。我想说的是,施耐庵写水浒,哪来那么多真人真事啊?武松那点事,我在《武松没有打虎,施耐庵造假》一文中谈过了。虽不是真人真事,但《景阳冈打虎》还不是成了经典吗?

【三】

其一。

真人真事,当然是要写的。精彩的真人真事,生活中确实也不少。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事实往往比虚构离奇得多,说发生就发生了,而虚构还要“圆”它发生的可能性。“圆”即合情合理。

事实的发生,都是按照自然时间顺序,从前往后走的。在写作文时,我们可以“直叙”——按时间顺序来,但最好不要“平铺”;也可以打乱自然时间顺序,来个倒叙、插叙什么的。原则上,它等同于真人真事。我称之为“复印版真人真事”。

其二。

问题是,学生的生活、儿童的生活在日复一日的重复循环之下,在熟视无睹之后,还有那么多精彩吗?我觉得这得打个问号。

我们要教学生在生活中留心“真人真事”,更要教他们怎么“高于生活”。比如,像电影一样来个镜头“剪接”。人活一辈子,可能有七八十年,但在电影中,一个半小时就给你玩完了;也可能只活了十六七岁,但拍个一百多集的连续剧也未尝不可啊!这一放大,一缩小,都在真人真事的基础上,又有了“修饰打扮”的成分,让主题更突出,中心更鲜明,人物更形象。这样子的作文,我称之为“化装版真人真事”,它不同于真人真事,而是高于真人真事。它有真人真事的影子,但比真人真事“完美”。

其三。

有些真人真事是不能直接写出来的。比如,家丑不可外扬。但换个方式,同样可以写成作文啊。本来是发生在明朝的事情,写到发生在清朝;发生在当下的事情,写到发生在唐朝;发生在张三身上的事情,写到李四身上……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哪来真人真事?但真人真事又无处不在。我称之为“嫁接版真人真事”。

其四。

当我们给真人真事“换新衣、抹口红、扎辫子”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在“虚构”了!

虚构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桥段”的运用。比如,“父亲被子女虐待”这个桥段,莎士比亚的《李尔王》里有,巴尔扎克的《高老头》里有……具体可参看我之前写的《编故事好像堆积木》。

再去读读《西游记》《魔戒》《哈利波特》等作品,也许就明白了什么才是写作中的“真人真事”。它在乎的不是哪件真事,哪个真人,而是作文中人物情感的真实,事件哲理的折射——这些能引起共鸣的东西,才是硬碰硬的真。我称之为“幻想版真人真事”。对啦,“真理”也有个“真”字。

【四】

写作文,既然“源于生活”,自然要关注生活中的真人与真事。关键是要学会将生活“抽丝剥茧”,抽出来的丝,可以织围巾,做衬衫,打领带。

认真是好的,但有时候,认真不要那么“较真”,孔子不也认过“直八”吗?

【五】

写作文,要关注当下,更要指向未来。

作文本是一门综合课程,其间包罗万象。

在此时此刻,学生只是人类的一部分,但在未来,他们会是人类的全部。不要以“真人真事”去框死他们,而要用“真情实感”去解放他们。唯如此,他们的世界才会更广阔,他们是思想才会无边界。

【六】

写作是表演。

演员在影视作品中,能过上几辈子的生活。作家在作品中,能过上几辈子的生活。如果是写“真人真事”,最多也就一辈子生活吧?

文字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任由孩子们去飞翔吧。源于生活的真人真事,是写作文的原型!我们要高它那么一点点。

来欣赏一篇作文。

《电影票风波》文/李小东

“什么?9排27座?怎么给我这么差的一个位置。”我气呼呼地想,脑海中浮现出文娱委员张明的身影,“笑得那么阳光灿烂,骨子里跟头猪似的贪婪!”

刚才,张明拿电影票回来的时候,还没进教室,他就偷偷地从一大把电影票中抽了一张,迅速地塞进口袋里,然后又装作没事人一般,把电影票分给同学们。想到这儿,我看看自己手中的票,不禁义愤填膺起来,像一头愤怒的公牛,“噔噔噔”大步走到他面前,大声说:“给我这么一张破票!这就是你作为一个班干部的‘公平’?赶快给我换一张好的。”

他看了看我的票,平静地说:“不能换!这是规矩。”

我大喊:“你到底换不换?”

他也急了,一拍桌子,大声回敬我:“以前有换过东西的例子吗?你找出一个来,我就给你换。”

我看他如此“不讲理”,大声吼道:“那你把好的票留给自己,就是规矩了?”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同学们都把头伸过来凑热闹。再看张明,他一张小白脸“唰”地红了。我得寸进尺道:“有本事把你的票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同学们也都嚷嚷起来:“把票拿出来,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拿了一张什么票!快点,拿出来!拿出来……”

我看着张明,得意地笑了,心想:我有这么多帮手,你能咋的?乖乖拿出来吧!

这时,突然有同学低低喊了一声:“老师来了!老师来了!”瞬间,同学们一哄而散,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但眼睛仍忍不住瞟过来看看。我仍旧站在张明面前,我有理,老师来了我也不怕!班主任方老师走进了教室,一脸严肃:“这儿怎么了?这么吵!李小华,你怎么不在自己的座位上?”

我急忙把刚才的事情向方老师说了一遍。她皱起眉头,轻声但又很严厉地说:“张明,把票拿出来。”张明很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拿出电影票,刚张嘴解释,方老师就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票,塞到了我的手中,说:“把你的票给张明!然后坐自己位置上去。”

我一看,啊,2排29座?怎么比我的座位还差?我急忙把票塞回张明手中,说:“老师,我不换了!他的比我的还差!”然后我一溜烟就跑回了座位。

方老师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容易察觉到的微笑,拍拍张明的肩膀,对大家说:“明天开班会,我要请张明同学谈谈他发电影票的想法,为什么他把最差的票留给自己?”我听着低下了头,内心百感交集……

这是学生编造的,或者说是学生表演的,像真人真事吗?

【一】

我先表个态:我讨厌撒谎!

因为它涉及诚信、道德、人品,诸如此类。尽管,在我们的生活中,撒谎无处不在。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一定也是撒过谎的。

有时候,我们会狡辩,称它为“善意的谎言”。确实有善意的!但甭管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统统是撒谎,欺瞒、以假乱真而已。我们得承认这一点。

【二】

小学生写作文,跟“撒谎”扯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有专用词“撒谎作文”。

至少在6年前,就有题为《小学生作文“撒谎”,谁该负责?》的报道,最近又有题为《“撒谎作文”普遍,65%受访者认为缘于生活单调视野狭窄》的报道,造出了一个热点话题。

6年过去了,小学生写作文这件事,我觉得没啥改变。

我们像太阳一样,生活在一种“规律”的生活里:不仅谈论小学生作文如此,谈环保、谈食品、谈洪水、谈台风……都是如此。甚至,我们可以做到——说有说的一套,做有做的一套,它们可以不相干,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想起电影《童梦奇缘》的一句台词:生命是一个过程,可悲的是,它不能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

在《小学生作文“撒谎”,谁该负责?》一文中,有这么一问一答:“撒谎作文”频现,谁该负责呢?问题主要出在家长和教师对孩子作文的评价上。

如果,小学生作文“撒谎”真是个问题的话,(注意!我这里只是一个假设)我觉得,这个解答太过肤浅!也不负责任!

要我作答,我会把这首诗拿出来:

《您是我们的未来》

文/陆生作

“孩子,

你们是祖国的花朵!”

我闭上眼,

蜜蜂在耳旁窃窃私语;

我睁开眼,

彩蝶在指尖翩翩起舞。

“孩子,

你们是祖国的未来!”

我抬起头,

墙角暗处挂着蜘蛛;

我低下头,

鳄鱼潜伏在我的心湖。

我知道

春花秋草,一荣一枯,

未来由我们作主!

我更知道

通向未来的路,有一只一只拦路虎,

缺不了您的帮助!

可是——

您抽烟喝酒,从不读书,却要求我们好好读书。

您骂人打架,哪有和睦?却要求我们和睦相处。

您张嘴就是谎话,连眉毛都在欢呼,却要求我们说真话,绝不能叽里咕噜。

……

到底是您在装糊涂,

还是我们看得不够清楚?

您还在继续——

“孩子,你们是祖国的花朵!

孩子,你们是祖国的未来!”

请允许我不客气地说一句——

“您说得都对!但是您忘了,

您是阳光,

您是我们的未来,

您是引领我们走向未来的勇夫!”

我们作为一个成年人,特别是为人父母的,应该懂得:孩子是我们的未来,但我们更是孩子的未来。(这个我讲太多遍了。)

写一篇作文,对孩子的一生来说,算小事吧?何足挂齿呀!

【三】

想一想:我们小时候写作文,有“撒谎”吗?有!还不止一次呢!——难道因为当年那几篇作文,影响我们的人生了?没什么影响吧?

小学生写作文“撒谎”“瞎编”,能不能不要“上纲上线”?他们只是在想办法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已。他们心里没有大人所想的那些“小九九”。在我看来,大人对此有言论,也只是一个“课题”而已。

小学生也是有隐私的。有些真人真事,他真的不想写。我现个身说个法:小学时,我的作文不好,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我,还大声建议:“你可以写写你爸爸酒醉的事情啊!”当时,我心头那个火啊!我不想写也是一种错吗?没这样的规定吧?我就爱在报纸上找一幅漫画,然后编个“真人真事”——有一回,漫画讲土豆发芽了,有毒,不能吃。我就编,奶奶在削土豆,土豆发芽了,我就跟她说,这发芽的土豆不能吃,有毒,还把报纸拿给奶奶看,奶奶相信了,我们要相信科学!——这样的作文不也挺好?我一直记到现在呢。

有个真人真事——小甲和小乙是同学,很要好。小甲写了篇作文,说小乙放学回家,从妈妈钱包里偷了100块钱,出去买玩具。这是真事,作文写得不错,发表了。老师拿着杂志,表扬了小甲,结果,小乙却落了个“小偷”的名号。这还了得!小乙的父母当然不愿意了,儿子怎么能是小偷呢,不就拿了妈妈钱包里的100块钱嘛,必须闹到学校去,要校长给个说法,要小甲父母赔礼道歉,不然法庭上见。还要杂志社书面道歉!最终,杂志社、校长、小甲小乙父母,大家坐下来“友好协商”。如果小甲能撒个谎,别用真名,不就没这事了?真人真事惹祸啊!当然了,这只是特例!奇葩特例!

【四】

再想一想:大人打电话的样子,“不好意思,我在外面”,撒谎!“不好意思,我在开会”,撒谎!

大人写的那份工作总结,有水分,撒谎!

大人写的论文,撒谎!甚至抄袭。

例子太多,“罄竹难书”!

既然如此,即使小学生真的在作文中撒了谎,大人你有资格说三道四吗?有资格吗?忍不住要说几句,说的时候,大人你问心无愧吗?

榜样的力量啊!大人,你是小孩的一面镜子。

【五】

我是赞成小学生在作文里撒谎的,举双手赞成!但生活中不要撒谎,或者少撒谎。而且,在写作中,我不会用“撒谎”这个词,我会用“虚构”或“构思”或“表演”这样的词。

想一想:读《西游记》,你说作者撒谎,历史上的唐僧根本不是这样的;读《水浒传》,你说作者撒谎,历史上的武松根本不是这样的;读《红楼梦》,你说作者撒谎,历史上根本没有贾宝玉。你说,这样子有意思吗?

新闻报道:上海市600多所小学、两万多名学生递交了参赛作文,“外婆留了一件补了又补的旧衣服”成为相当一部分学生笔下的“传家宝”。

这“相当一部分学生”不是在“撒谎”!请诸位宽宽心,他们只是构思雷同而已。不要随便把一顶“撒谎”的帽子扣在他们头上。巴尔扎克说:“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庸才,第三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蠢才。”你可以说这“相当一部分学生”是蠢材,但别说他们撒谎——他们参赛总是想获奖的,但用错了“传家宝”,得不了奖了。其实,他们是聪明的,他们在揣摩评委老师要什么胃口——尽管他们没摸准,或者说他们都摸得太准了,结果“撞衫”了。撒谎的根子不在孩子身上。要知道,当下,那种歌唱比赛参赛者的故事,好多撒谎的,还赚了观众不少感情呢!他们那种“撒谎”行为,比小学生的一篇作文,“危害”大多了吧?

有时候,我们只是需要讲一个好故事。特别是在写作上!如果不撒谎、不虚构,请写新闻报道。

对了!如果,只有一个学生写“旧衣服”这个“传家宝”,是不是就没人说他“撒谎”了?如果他写得好,也能得奖了?跟撒不撒谎没关系了?

【六】

王鼎钧,散文大家。他举过一个例子(我记个大概):“我”在街上看见一个乞讨的小孩。问他,为什么乞讨啊?他说,讨钱帮奶奶治病,奶奶在医院住院呢。“我”就让他带“我”去医院。小孩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进了医院,小孩突然一拐,不见了。“我”突然明白,小孩撒了谎,跑了。

这件事,要写篇作文,王鼎钧是这么构思的:不说小孩跑了,而是说小孩真的把“我”带进了病房,“我”跟他奶奶聊了天……“我”还留了点钱帮助他们。

这么一虚构,故事完整了!也更有意义了!这样的虚构,是文学的虚构,是一种创造。我们能宽容地看待小学生在作文中的“撒谎”吗?“撒谎”,真的是小学生写作文的好帮手!

再说了,作文中的那个“我”,就是作者自己?这也太主观了吧?在写作中,我,不是第一人称吗?

【七】

扯来扯去,有点乱,最后捋一捋:

1.我讨厌撒谎,因为讨厌被人骗。但,我们都撒过慌,还将继续撒下去。这里有生活无奈的成分,更有人性的影子。

2.大人,你是小孩的一面镜子,你是孩子的未来。身教,比言传更有效。

3.小学生在作文中“撒谎”,别大惊小怪,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在想办法完成作业,并不会怎么样。我们都是过来人,已经完美地证明了这一点。当你以此用“撒谎”去“定罪”的时候,并命名“撒谎作文”的时候,你对学生的伤害比作文本身更大。

4.小学生作文中的“撒谎”,我称之为“虚构”——虚构是一种创造,需要想象,对学生有益,对未来有益。当下的学生,太没想象了。所以,我赞成学生在作文中“撒谎”,而生活中尽量不要撒谎。

5.文学需要虚构!!!作文,是小学生亲近文学的重要通道,请“撒谎论者”口下留情、笔下留情。如果不肯留情,也没事,请你们发出呼吁:建议把小学生的作文课改成新闻写作课。新闻是追求客观真实的!你懂的。

关于“撒谎作文”,我还想说点什么,主要是帮自己理思路。如果对读者有益,那就是额外的惊喜了。

【一】

今早,跟作家刘海龙老师在微信交谈。他说“原本没有作文这个东西”——这是挺有意思的话,值得思考。不同的年龄段对写作似乎有不同叫法:低段写话,中高段习作、写作,作家写小说……其实都涵盖在“写文章”之中。很多东西都是“无中生有”的。把“写文章”分段,有循序渐进之意,若配上“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似乎确实能走出一条路来,拾级而上。观当下与作文有关的书籍,说它壮观,一点也不为过。但“多则惑,少则明”,化繁为简,就称“写文章”,也许能省去不少烦恼。

刘老师还给出建议:语文课堂要教给孩子什么?一是教孩子积累语言,二是教孩子运用语言。读书,就是积累语言的好方法;写作,则是运用语言的最直接手段,孩子不管是写诗、写童话、写小说、写日记……只要能够体现锤炼文字的意识,写什么都行。

能写,主动写,当然是好的,哪怕是写流水账。孙昌建老师说:“流水账是好的,坚持写流水账必有出息。”我想,这句话中,应该包含了“锤炼文字的意识”,更有“史料价值的体现”——当然,这一点跟写作水平高低无关了。

语言,是写作的标识,如动作是舞蹈的标识,音乐是唱歌的标识。锤炼文字,修炼语言,对写作者而言,极其重要。

在2013年初,我发了一条微博感叹:

纠结一个问题:写作,同样的主题,同样的材料,同样的结构,同样叙述清楚,相比较,肯定有好有差,差别在语言上。一本面向小学生的作文杂志,是叙述清楚就够了?还是挑语言好的?或者两者结合起来更有效?纠结!加上版面与字数的矛盾,更纠结!私以为,写历史的小说多了,为何三国是名著?写作靠语言。

诗人雪野老师留言:语言是重中之重。它发自情感,构建文本,传递思想。学生的习作,显然不能这般要求。但是,“花言巧语”的“假大空”是要力避的。刊物,要作“词达而已矣”的引导。陆兄以为怎样?

我回复:哈哈。词达而已矣到辞达而已矣,循序渐进,转回本真。最低要求即是最高境界。

他又答:童诗的世界里,我曾借“辞达而已矣”评价圣野、林良两位先生的精品。“淡”字诀,难!

语言是难的!不然贾岛也不会“两句三年得”,但熬出来了,效果是好的,“一吟双泪流”。还是刘海龙老师那句话:积累、运用。家长、老师要耐心等待,种子结果需要季节,急也急不来。

【二】

前些日子,与雪野老师谈论微童话。他说,微童话极难写作。他想约作家周锐老师写10篇微童话。周锐老师明确说,难!

难,才构成艺术!

周锐老师的这一个“难”字!有微童话写好很难的成分,更有作者对自己作品的高要求——这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读者负责。冰波老师在主编微童话的时候,叫我帮忙整理稿子,看到周老师的作品《减肥的将军和马》,过目难忘。

《减肥的将军和马》文/周锐

有个将军,出门总爱骑着他的马。将军胖了起来。别人说:“你老是骑马不行,要多走路啊。”于是将军出门就走路,果然瘦了下来。但他的马老是没人骑,老是睡觉,马变胖了。马求将军还那样骑它,将军说:“还那样的话我又会胖了。”从此,大家每天看见将军和马一起跑步。

微童话难写,是作家公认的,却是小学生最爱写的,我们已经面向浙江全省举办了两届微童话大赛,学生常常有特别妙的创意出现,不比作家逊色,甚至高过一般作家。

小学生在想象的世界里捕捉,谁能说他们捕捉到的童话没有现实的影子呢?现实之真、生活之真与想象之虚在童话中“和而为一”(不是合,是和),呈现艺术之真。童话,总不能盖上“撒谎作文”的帽子吧?

【三】

在周锐老师的新浪博客中,有很多童话。比如,《胖子应该多买票》(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系列)这一篇。

周锐老师在后面附了创作这篇童话的生活原型,或者说是创作灵感的来源:去美国旅行时,看见空姐将几个胖子安置到最后一排,让他们一人坐两个位子。回国后又看到这样的消息:某国出售机票时将按体重区别收费。

若有兴趣,去博客里读一读,一定有益。可以感受到作家在创作时,是如何虚构现实的。虚实虚实,实以虚构。我想,这也可以在局部回应该如何正确看待学生的“撒谎作文”。

【四】

闻一多先生有言:“绝对的写实主义便是艺术的破产。”这说的是,艺术的真不等同于生活的真,如同齐白石画的虾与菜场里的虾的区别。

我们能不能在教学生写作文的时候,让他们把作文写成艺术?我想,应该是可以的。名师管建刚在《作文教育的10组哲学追问》中追问:

◆“虚构”和“虚假”,一张纸的两面,间隔0.1毫米,造成两个作文走向:一个朝向生命的光明,一个朝向无望的病态。

虚构,一种更高级、艺术的真实。“老师,能不能编一点啊?”那不是学生要用“虚构”表达“真实”,而是没话了。

有人说,编故事,能发展孩子的想象力。一虚构,想象力就开发了,那么想象力也太小儿科了。只有深度的写作,才能开发想象力。虚构的真实,也不是简单地看有没有漏洞。如此虚构,只会制造出假话说得滴水不漏的高级说谎分子。

个别先“富”起来的学生,可以“虚构”。怎样算先“富”了?已打好“真实”的底,明白用虚构写出心中的真实。

默许或鼓励学生编造内容,可能会害了学生。

◆千万别说“小学生有什么创造力?”儿童是天生的诗人。(这是取了一段话中的一句,应该没有断章取义。)

读了这两段话,我有话说:

1.艺术之真应当是写作的追求。将“我手写我心”、“写自己的经历”比作一个小水坑的话,“用经验去写作”、“在生活基础上去虚构”就是一片海。在写作中,何不给学生一个更广的世界、一个更大的舞台呢?

2.想象,说它小儿科当然不合适,但也没那么神秘。当我说了“苹果”,你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苹果,这已经是想象。如果再冒出一个橘子,一根香蕉,想象就又高级了一点点。学校里有想象作文,童话应该算想象作文,我们可以为学生的童话点赞,为什么不能容忍他们虚构现实呢?尽管,有时候他们虚构得很低级,一眼就被识破,为何不趁机引导呢?就那么0.1毫米啊,能帮他们捅破这层纸吗?当下社会,“小作家”不少啊!虽然写得优质的作品不多,但足以证明学生可以虚构到逼真,不是吗?有些童话的主人公,本是动物,若换成人名,不就是活生生的生活吗?故事都是现实啊,只是用文学虚构了。

3.儿童有创造力,是“天生的诗人”。这创造力应该包括了虚构吧?

4.学生在说“老师,能不能编一点啊?”的时候,确实有“没话了”的现实,有敷衍之心,但又何尝不是值得引导、尝试虚构的一个契机呢?

5.先“富”起来,再虚构。在我看来,这只是达到“虚构”的不同路径而已。那些不识字的庄稼汉,不照样编出了很好的故事吗?难道要先教他们认字,再写“真作文”,再虚构?没这个必要吧。有一个词叫“殊途同归”,虚构可以没有“先‘富’起来”这个基础。

6.“只会制造出假话说得滴水不漏的高级说谎分子。”“只会”二字,太绝对!“制造出假话说得滴水不漏的高级说谎分子”也太危言。阅读和写作,都是能够点化心灵的。当然,凡事有两面,师父要把徒弟领进对的门啊!再说得大一点,假使真的造出了高级说谎分子,岂是虚构几篇作文能够达成的?如学者钱理群所说,中国的大学正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岂是学生和老师两个角色就能培养出来的?

【五】

昨日微信推送《孩子,你应该像作家一样写作》之后,有高校教师留言:本人认为,大多对小学生作文“撒谎”的诟病,不在“撒谎”本身,而在“撒谎”的能力。撒的谎一不符合虚构的合理性,如春天开荷花、冬天摘葡萄等,二在毫无创意,一写学雷锋做好事,会有几十个老奶奶涌上马路让小学生扶。莫说低级,这种抄袭,会让真的也变成假的。鼓励“真实”的前提是:与其蹩脚地撒谎,不如本本分分地实话实说。所以,能撒谎撒得天衣无缝的尽管撒谎,一撒谎就丢人现眼的不如先在真实写作中寻了规律,锤炼了经验后再来忽悠。

如果诟病在“撒谎”的能力——那真是太好了!

能力是可以培养的。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允许学生“撒谎”,允许他们“犯错”,帮助他们去实践、去摸爬滚打,去积累。一开始蹩脚,是正常的,但不能因噎废食啊。艺术之真更高级,我们应该往高处走的。

【六】

陈村在给杭州十四中的学生讲座时,披露自己写《美女岛》的创意:“为什么会想到写《美女岛》呢?因为那时我刚结婚,家里书房很小,书柜里放了很多我太太的化妆品,这样我拿书就不方便了。我想啥时候她要是变好看了,不用这些化妆品就好了。接着又想到如果女人们都变得漂亮了,那世界会怎样?一步步想象下去,就成了一本书。”

接着,陈村又举了一个细节描写的例子:“某人很难看,要形容她丑,总得有个说法吧?所以我就开始想细节。比如,因为太丑,她整天戴着口罩,吃饭时只把口罩掀一个角,洗脸时就把口罩撑开,把毛巾塞进去洗。”

作家告诉我们:写点东西并不神秘,作家也并非高不可攀。我们要放开胆子,相信自己也可以写出相似的东西来。让学生放开胆子主动去写,不再背上完成任务的包袱,不再拘泥于条条框框,我手写我口。(摘自战允龙《高中作文教学之我见——像作家一样写作》

【七】

因“撒谎作文”而谈了些想法,一孔之见。

其实,我们都知道“艺术之真”更高级一点。就像有两本书摆在书架上,一本是学生的课堂习作,真作文,一本是作家的短篇小说集,只能选一本,我想,大多数人会选作家的小说集。

虽然学生众多,能成为作家一定是少数,但学会虚构,在欣赏作家作品的时候,不也能多一种乐趣吗?

更关键的是,文学虚构是一种能力,综合能力,创造能力……它指向未来,不仅是学生个人未来,也是人类这个群体的未来。请大胆放手,从“撒谎作文”走向“文学虚构”,从现在就可开始!在写作中学会写作。

【一】

我们有一些不大好的“优良传统”:

◆一谈问题,就往古代追,意思是说——你看,我们多牛,在那么早之前就谈论过这个问题了。有这么厉害的祖先,真是骄傲。于是,有人当头一棒——这样的“追”与“捧”,无异于在追女生时说,我没钱,我祖宗十八代富可敌国。成绩能证明的,只是过去;而生活,则在当下。辉煌历史固然值得骄傲,但别老拿出来说事,记在心里,成为超越的动力:古人都做这么好了,难道我比古人差?古人还不会用电脑呢!

◆一谈问题,就往高处拔,似乎不高就不够深刻,不高就显不出自己的本事。比如,在谈到“撒谎作文”时,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认为,“现在中国文化、学术缺少诚信就是撒谎作文带来的后果,如果不消除撒谎作文产生的社会基础、文化土壤,将来社会就谈不上真性情、真文章。”这真是“小偷针,大偷金”啊!小学生作文竟然是“洪水猛兽”。真想问一句:教授,您小时候写过撒谎作文吗?您现在写的文章有没有撒谎的成分?

幸好有人反对!——小学生写“撒谎作文”真有那么可怕吗?几篇“撒谎作文”竟会导致学术论文造假、中国文化失去诚信,直至失去做真人的资本,这也未免太高看作文的功能了。

◆一谈问题,就与人品挂钩。字如其人,文如其人……严嵩,做人好吗?字不错。秦桧,不是好人吧?字不错。卢梭,《忏悔录》没啥道德吧?他是文学家、思想家。沈括,《梦溪笔谈》很好,人品不行,诬告苏东坡。拜伦,伟大诗人,乱伦。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虐待妻子。培根,贪官一个……

字可以不如其人,文可以不如其人。文、字,技巧而已,无他,唯手熟尔。与人品无关。常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人品差的人,身上也有“精华”吧?

【二】

有媒体报道称,“学生作文‘撒谎’一直就存在”。从几十年前的“保护集体财产”主题,比如“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去学校关窗户”、“从家里带锤子、钉子去修理学校桌椅”,到后来的“拾金不昧”以及“乐于助人”主题,比如“捡钱交给警察叔叔”、“帮老人过马路”……(本段摘自《学生写“撒谎作文”的恶果》)

现在,我们把这些当笑话看。但我相信,这些事情都真实地发生过。我小学时,是升旗手。星期六,下雨了,我真是骑车赶去学校,把红旗收下来,保管起来。

小学生写:“高兴得一蹦三尺高。”他真的是一蹦三尺高,行不行?

小学生写:“走得很累,腿像灌了铅一样。”他真感觉像灌了铅一样,行不行?

小学生写:“秋高气爽,丹桂飘香,在一阵热闹的锣鼓声中,我们迎来了学校的第n届运动会。”校运动会真的是在锣鼓声中开场,行不行?

这些句子,只是没有新意而已,凭什么把它们归为“假话、大话、空话、套话”?甚至还说,这些是好作文的必杀句。(可参看《中小学作文假话连篇,生病、下雨摔跤、让座成“标配”》)难道有这样句子的作文,就不可以是好作文了?武断!

【三】

一个孩子的成长,是有规律的,他的脑子没大人这么发达。请大人不要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当了蝴蝶了,就不知毛毛虫的苦痛。当了青蛙了,就忘了小蝌蚪的快乐。

现实呢,大人在看到学生作文之前,已经有一把尺子横在心里了,像筛子筛黄豆,落下去的都是不好的。要知道,有些落下去的豆子是好豆子,只是个头比较小而已。

大人评价学生作文,心里有预设,是不合适的。

比如:多年前,我朋友给我讲过这么一件事:她读小学的儿子一次写记叙文时,写了自己回家路上被街上小流氓打劫的经过,由于是亲身经历,文章写得很生动,可以说是绘声绘色。但是,作文交上去后,老师在上面批了五个大字:“不真实!重写!”于是,这位小学生只好编造――编他的自行车坏了之后,宿舍大院守自行车的大爷如何热情地帮他修车……第二次作文交上去后,他居然被老师表扬了一番!(摘自《李镇西:假话何以春风得意——也谈“撒谎作文”的源头》)

再比如:3月5日是向雷锋叔叔学习的节日,要把当天自己做的好事或者看到别人做的好事写成日记或作文。儿子说他没有做好事,也没有看到别人做好事,这可怎么办啊?

晚饭后,我们出去散步,带儿子看看能不能发现别人做好事,突然想起,对儿子说:“你今天在教室打扫卫生,把衣服搞得很脏,不也是做好事吗?”

“那是老师规定的,不算。”儿子答道。

“你把地上废塑料袋捡起来,放到垃圾桶,不就是做了件好事吗?”

“那不算好事。”(摘自《撒谎从作文开始》)

这两个故事,很明显,是老师有预设:学生怎么会被小流氓打劫呢?打扫卫生,捡垃圾,怎么能算好事呢?

我表示无语。惊天地泣鬼神,不行;平平凡凡,也不行;这尺度,这口味,拿捏不准,不好伺候!

【四】

昨天微信发了《“撒谎”,小学生作文的好帮手!》之后,我搜“撒谎作文”四个字,结果好多好多,多到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批判的居多——在作文撒谎是不好的,甚至上纲上线。

表示理解的,也有。一说理解,便说学生没有生活啊,应试作文有套路啊,等等。我不完全同意这些说法:不要说孩子没生活,生下来活着,就有生活。弗洛伊德说,文学是梦。你躺在床上,啥事不干,也能写出作文来。关键是老师、家长要引导。

表示支持的,几乎绝迹。只搜到一条:《小学生作文怎么写?曹文轩:文学需要“撒谎”》。

我是支持“撒谎”的!文学需要“撒谎”!莫言“撒谎”了,他笔下的高密与现实不一样。他创造了一个“文学地理”。牛!

【五】

之前,我微信发过《施耐庵的一篇作文,老师给〇分——谈作文的真人真事》一文,其中已经表白了我的观点:我是支持在作文中“撒谎”的。

为何作家会为小说里的人物流泪?

为何观众会为剧中人愤怒?

情感上当真了呗!在情感上,事件只是道具,人名、地名也是道具,乃至观众、读者都是道具。作家、编剧可以撒下一个弥天大谎,但这个“谎”的核心是“情感之真”,得让人相信才是啊。

想告诉小学生,把所谓的“撒谎作文”写得逼真,也是很牛的。演戏演全套,尽量不要露出马脚来。去看看那些名著吧,他们都“撒谎”了!真希望你们也能撒到经典水平。

【六】

来听听作家是怎么说的。他们写的都是真的吗?

◆王安忆:有一次我去日本看一个我母亲辈的作者叫水上勉,是一个大作家,现在已经去世了。当时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垂垂老矣,他看到我很兴奋,老是絮絮叨叨说一句话,他说,“我是一个骗子,但是我是一个可爱的大骗子”。我觉得他这个话说得很有意思,作家自己都已经承认是在编造谎言了。这就回到一个我的初衷,到底我们为什么要写作。

“文字的力量很强,当有些事在我们生活中不能实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用文字编造一个存在,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摘自《王安忆:写作是在编造谎言 作家都是贫嘴张大民》)

◆略萨:从我写第一个短篇小说起,就有人问我,你写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尽管我的答复有时也能让那些好奇的人感到满意,可是每次回答时,不管我是多么真诚,一种话总是没有说到点上的不愉快感觉在缠绕着我。

……

确实,小说是在撒谎(它只能如此);但这仅仅是事情的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是,小说在撒谎的同时却道出某种引人注目的真情,而这真情又只能遮遮掩掩、装出并非如此的样子说出来。(摘自《略萨:谎言中的真实》)

◆马克·吐温:我不认为人们已经摒弃谎言这个传统了。相反,谎言作为一种德行、一种原则,永远存在于人世间。谎言作为一种娱乐、慰藉和逃避方式,不容易在历史上存活,却通常为人所爱。它是人们的好伙伴、好知己。它永垂不朽,只要人类尚存,它就不会从地球上消逝。(摘自《说谎这门艺术》)

◆从现实生活到小说主题,这话撒得可谓翻天覆地。

其实,在文学领域,撒谎扯皮的事情,又何止此一件,在元代就有很多作品被重写,扯谎的事情,更叫人瞠目结舌。

《窦娥冤》在元杂剧位于响当当的名片之列,但这件事情也撒谎了。它最初来自《东海孝妇》。(摘自《文学的谎言与压迫》)

【七】

在我看来,“撒谎作文”与“真作文”,都是“一副皮囊”,是好是坏,关键要看它里面安了一颗什么心!写作者,应该像作家一样去“撒谎”,像作家一样去写作。

个人扯淡,你真准备往下看吗?

【一】

《语文课程标准》中写到:“写作感情要真挚,力求表达自己的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要求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

文无定法。

衡量标准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但总得有一条底线,或者说有一个目标。我想,《语文课程标准》中的这两句话,就是底线或目标。我在好多文章中都看到过这两句话,广大老师对它烂熟于心。这是好事。

【二】

我在想:全国特级教师这么多,名师这么多,学科带头人这么多,论文头头是道这么多,学术出版这么多,语文、作文流派这么多,成果这么多,按理说,教作文不是个事啊,按一个老师配40个学生,那学生作文高手就几亩地的麦子啊。可怎么感觉作文还是那么难教呢?

【三】

学生作文“假大空”,或冠以“撒谎作文”。难道是学生天生爱这么写?不是的,这是教出来的,是考试打分逼出来的。

不要老是说“应试教育”不好,执行“应试教育”的人是谁,还不是你、我、他吗?难不成是学生自己?

最近期末考,说试题难,好多学生哭着出考场。于是,有家长打12345投诉……天啊,这是什么心态,是什么心理,是什么素质?一次考试都扛不住,还能指望干啥?考试就要考满分?考1+1好不好?

想起一句扯淡的话:“为什么你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你脑子进水。”

【四】

作文要观察,要想象,要有真情实感,要有中心思想……

什么是观察?观察只是眼睛看吗?

什么是想象?想象和幻想有什么区别?

什么是中心思想?立意、主题、中心、主旨、中心思想,这些词搞得清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是真情实感?

……

这些问题搞得清楚吗?好吧,我搞不清,“砖家”也是搞不清楚的。

好多问题不能想,一想就失眠,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然后就管他妈的,随它去吧。然后,某些老师也就这么套着教,某些作家进校园也就这么套着讲。听听都是很有道理的,做起来就另说了。

既然教给学生的都是套话,凭什么学生就不能写套话?

考试打分按标准来——《三国演义》里你最喜欢谁啊?庞统。错!答案是诸葛亮。

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地学生就摸着门道了,懂了,答老师喜欢的,就是对的。假话、空话、套话,就这么来了。说妈妈爱听的,说领导爱听的,是这样吗?

【五】

一次去黄山游玩,感受有两点:一是时刻准备着,二是路在脚下。

同行的有一位五年级学生。他明白什么是“时刻准备着”,但真的不懂什么是“路在脚下”。学生年纪小,他们的理解有局限,不能以大人标准衡量,但我们总在以大人的标准衡量,甚至理所当然到连自己都难以察觉。小孩要长大,当然需要引导,但是一味用大人标准衡量,小孩还是小孩吗?

小孩是一个完整的人,不是缩小的成人。在大人的强势下,小孩就学会了表演,假话、空话、套话。

【六】

学生作文写假话、空话、套话,我个人觉得:一是教的内容本是云里雾里的假话、空话、套话;二是评价标准不匹配。所以,假大空变成一种需求,其实也是一种应对策略,更是完成任务。因为真不知道作文该怎么写。从小写到大的作文,我们多少人敢说自己写得一手好文章。就像学英语,学了这么多年,能开口跟人交流吗?能用英语写作吗?

【七】

我之前写了一篇《你这么懒!你的学生凭什么优秀?》,有“老教师”这么留言:你好强的优越感,老师素质都差,你来干!师范原来挑选优秀生是从初中生中选的!原来的教师也不是最拔尖的,我也是一名老教师,人不要压低别人抬高自己,鄙视你!

作为一个老教师都能如此释放,如此真话、实话、心里话,那就让学生也释放吧,至少在作文里允许他们释放,好不好?

【一】

学生有“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又说,学生有“三怕”:一怕作文、二怕古文、三怕英文。

这两句话好像已经流传很久了,从未过时,经常出现在不同的文章里,让我想到一句广告: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大概这两句话,也是要永流传的。

我很幸运,从小到大,没有听老师说过这样的话。

我在想,有些话就是口号,拿来喊喊的,听起来真是那么回事,其实呢,只是为了好听罢了,像念顺口溜一样。比如,为什么不是“三怕鲁迅”呢?因为“人”和“文”押韵么。为什么不是“二怕作文”,而要“二怕写作文”呢?因为“文言文”“周树人”都是三个字,必须“写作文”三个字,如此才配。

我们习惯于听起来好听,看起来好看,整齐划一,甚至是可以拿来显摆的,比如,谈到阅读,要有深度、广度、精度、宽度、强度、高度、厚度,再来一个“坡度”,都是“度”,这些都是“绝对正确的废话”,放哪个领域都是可以的。难道不是吗?

再比如,我们写论文、写总结,诸如此类,其中的小标题一定要拟得结构相同,字数相同,搞得跟章回小说的回目一样。至于实际情况如何,那是另一回事,标题一定要拟的漂亮,这才是水平。当然,这是一种美的追求,是好事,我也常这么干。只是,在有些情况下,形式大于内容了。也只能拿来说说罢了。

【二】

有文章称:“一些小学生在平时的作文训练中,常用的写作方法是‘四部曲’:编、仿、抄、背。这些弊端都不利于学生写作的发展。”

同一篇文章又说:“语言的欠缺由于学生平时观察少,课外阅读少,对一些好词佳句的积累少,对生活中的事情不留心观察,缺乏生活体验。所以作文中的词语运用得很不好。”

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且不说词句没有好坏之分。就算有“好词佳句”,学生也积累了不少,也用进作文去了,这算不算“编、仿、抄、背”?难道不算吗?

那些“好词佳句”是别人的话啊!怎么就写进了自己的作文呢?平时,我们开口说话,也是说别人的话吗?我们有自己说话的套路、习惯,可到了写作文,反倒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了,奇怪。

【三】

作文写的都是真人真事吗?这个问题,我之前写过好几篇文章了,还特地谈到了“撒谎作文”。

看了一些“作文要真人真事”的言论后,还想说说我自己的想法:作文要的不是“真实”,而是“真实感”。

借用作家鲁迅的一句话:人物的模特儿也一样,没有专用过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角色。

鲁迅的话,是不是分量重一些?

在这句话中,讲到了写作的两点:一是文章中的人物是有“模特儿”的,即是有生活原型的,这叫源于生活;二是文章中的人物是“拼凑起来的”,这叫高于生活。可能生活中并没有这样一个人物,但是这个人物符合生活,让读者感到真实,这不是“真实”,而是一种“真实感”。感觉是真的!就像我们看3d电影《阿凡达》,好真实啊,有真实感,身临其境,可那只是设计出来的一个世界,现实世界并不存在。

【四】

真实感。其中这个“感”字,我觉得可以谈两层意思。

一是感到,让读者感到。什么样的文字才能让读者感到呢?比如“我很痛。”这个句子。有多痛?读者能感受到吗?不能的。这样的句子,太抽象,不过是个概念罢了,能让读者感受到的,一定是具体的、饱满的、形象的。比如“我很痛,像一根缝衣针扎进又拔出,拔出又扎进。”有了缝衣针,读者对“痛”就能想象、感受了。

二是感“动”。这包括感动,也包括愤怒。总之,让读者的情绪动起来、思想动起来,或者行动起来。由感到而动,心头一念起。

【五】

“拼凑”其实是一种创造。比如,照相机、收音机、网络与手机“拼凑”起来,便有了智能手机。多功能,好用。

在写作上的“拼凑”,也是一种创造,人物创造,故事创造。好看,精神食粮,有用。

【六】

对刚开始写作的小学生,要求他们写真实的人真实的事,当然可以啊。习作习作,是一种练习么,但是千万别因此框住了他们的创造。

作文要的不是“真实”,而是“真实感”,它是一种创造。

qq群:528037856


 


上一篇:砥砺奋进的5年丨安徽:首发戒毒白皮书,4年助7000余人走向新生
下一篇:刚刚批复!国家首批!郑州又入选“国字号”交通大工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