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新闻大全|热门排行|资讯大全

德厚满湖网

当前位置:德厚满湖网>阅读>文章内容

日本新年号公布 日媒曾因抢报事件惹恼皇室

字体大小:【 | |

2019-07-11 13:41:36

年号制度险些被废

新春伊始,浙江省又送出一波减税红包。近日,记者从省财政厅获悉,浙江省明确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登记失业人员、毕业年度内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群体创业就业实施税收优惠政策。据悉,这是继一月份浙江省在全国率先推出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地方政策后,再度率先出台落实“浙江版”税收优惠政策。

抢报年号曾闹乌龙

古代改元“随心所欲”

关于此事,一种说法称,皇室与政府在当天凌晨看到该报号外后,临时更改了年号。1956年9月17日,曾任宫内省帝室临时编纂的汉学家中岛利一郎称,当时他从中国汉朝的《文锦赋》中选了“光文”二字,并被政府的“年号选定委员会”采用。后来,他向《东京日日新闻》的政治记者杉山孝次透露了此事,杉山因而在天皇去世当天抢先发出“新年号是光文”的报道。曾任东京都知事的猪濑直树则在书中称,当天一早《东京日日新闻》号外被送到叶山行宫,内大臣牧野绅一看到报纸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将年号从“光文”改为“昭和”,避免了民间先于官方公开年号的情况。

周四至周日风力不大,气温有所回升,最高气温13℃至16℃,最低气温0℃至3℃。

日本的年号制仿照古代中国。自645年孝德天皇定年号“大化”(即大化改新)以来至今1300多年,日本共出现了多达247个年号。在古代日本,除皇位交替外,天皇经常因天灾人祸或祥瑞出现而“随意改元”。比如“庆云”(704-708年)是因为天皇登楼看到象征吉祥的漂亮云彩而启用这一年号。奈良、平安时代,日本地方多次发现白色乌龟,认为是“祥瑞之兆”而进献天皇,天皇也因此多次“为了乌龟改元”。一条天皇时,曾因为地震、旱灾、风灾甚至出现彗星而6次改元。堀河天皇更是因为各种原因而8次改元,创下历代之最。

关于年号,历史上曾发生过一次有名的“误报”。1926年,执政15年的大正天皇嘉仁病重。12月16日开始,《东京日日新闻》(《每日新闻》的前身)等报连日发表号外,报道天皇的病情。12月25日凌晨1点25分,大正天皇在神奈川县叶山行宫去世。凌晨4点,《东京日日新闻》率先发表“圣上驾崩”的号外,并称新年号定为“光文”。此后,《报知新闻》《读卖新闻》追随《东京日日新闻》的说法。但上午10点,《时事新报》的号外称新年号实际为“昭和”,各报又纷纷改变说法。上午11点,宫内厅正式宣布,新年号定为“昭和”。《东京日日新闻》想“抢报”新年号,却最终误报,惹恼了皇室与政府,被日本舆论批评为“大失态”。为此《东京日日新闻》社长和总编辑公开谢罪并辞职。这一事件后来称为“光文事件”。

无论内情如何,“光文事件”给《东京日日新闻》留下了“历史阴影”。63年后即1989年,日本再一次“改元”,已经更名为《每日新闻》的《东京日日新闻》仍然想尽办法“抢报”。1989年1月7日早晨6点33分,昭和天皇裕仁去世,下午2点36分,时任官房长官小渊惠三在电视镜头前公开了新年号“平成”。而《每日新闻》的号外则比小渊的“官宣”早了30分钟,是各报中唯一提前且正确报道新年号的报纸。后来《每日新闻》在建社130周年出版的社史中称,这是“一次漂亮的抢报,(‘光文事件’)63年后终于雪耻成功”。(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朝鲜战争的爆发打断了一度相当激烈的“年号制争论”。到了70年代,由于昭和天皇裕仁日益年迈,相关议论再起。1976年的民意调查显示,87%的日本民众仍使用年号纪年。考虑到民意和生活便利性,年号制得以和西历并存。1979年,日本出台《年号法》,再度确认了年号的法律地位与制定原则。事实上,战后的日本报纸一直坚持在标注日期时以年号纪念为主,即先写年号,然后在括号里写西历年份。直到80年代后期才全部改为以西历纪年为主。

二战战败后,日本天皇的年号一度面临合法性危机,1946-1947年,日本出台了新宪法和新《皇室典范》。在此情况下,不少人以年号缺乏法律依据和违背民主精神为由,要求废除天皇年号。如被称为“日本议会政治之父”的知名政治家尾崎行雄1946年在众议院上书说,应废除“昭和”年号,而从当年起采用“新日本”纪年,1946年即为“新日本元年”。但反对者认为,年号“是日本作为独立国家的象征”,反映了日本从古至今的历史传承。

村两委研究决定收益采取“226”分成的模式,即20%的土地分红,20%留作集体收入,60%按村民人头平分,嫁进来的媳妇尽管户口不在村也有一份。

食物五、苹果

数据资源成为驱动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信息消费已经成为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已经扩展到政务、民生、实体经济等各个领域,“数字农业”“数字校园”“数字社区”……综观党的十八大以来,数字中国建设发展取得了诸多历史性成就:以量子通信、高性能计算机为代表的核心技术取得创新突破,全球最大的固定光纤网络、4G网络先后建成,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技术研发等一批重大项目有力推进,全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位居全球第二,“互联网+政务”让人民群众获得感显著增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为8.2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59.6%。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发布《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显示,我国创新体系建设逐步完善,截至2018年底,全国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3.53万亿元,各类创新主体创新活力持续释放,我国创新指数在全球排名上升至第17位。

根据双方达成的共识,中国和柬埔寨两国军队将于3月10日至27日在柬埔寨贡布省王家军步兵第70旅综合训练场举行“金龙-2019”联合训练。中方以南部战区陆军为主派出252人参训。联训包括专业训练、战术训练、综合演练等内容。联训旨在增进中柬两军传统友谊,深化务实交流合作,提高反恐作战能力。“金龙”系列联合训练是中柬两军务实合作的一个重要项目,今年是第三次举行。

另据伊朗学生通讯社(ISNA)援引紧急事务管理局发言人称,大火已被扑灭,机上乘客全部安全撤离,无人员伤亡,但现场部署了10辆救护车待命。

随后,议会下院再次投票,以321票支持、27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一项政府动议,正式明确议会反对英国“无协议脱欧”。

明治维新后,明治天皇睦仁于1868年颁布“一世一元”诏书,1889年出台《皇室典范》,确立了一代天皇用一个年号的制度。有日本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仿照中国清朝体制。

政策“生机”

宝鸡的做法之所以引起争议,不在于推行环卫工管理单车本身,而在于相关费用由财政进行补贴。当地规定,环卫工人协助运营企业规整摆放共享单车,市、区财政要每月按人数予以补贴,其中,市财政承担50元,各区财政承担30元。诚然,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关系到市容交通秩序,但投放单车属于企业的自主经营行为,车企理应承担管理责任。在企业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可以聘请环卫工等群体协助管理,不过这应视为企业向政府购买服务,相关费用由企业埋单。企业通过投放共享单车盈利,却要政府补贴环卫工帮其管理,这显然有悖市场秩序和行政伦理。

正像各种事物都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推动问责向纵深发展也是如此。如何把问责利器运用好,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克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问题。不少基层单位反映,问责存在着泛化和简单化问题。媒体曝光比较典型的案例,如:有的地方搞凑数式问责,所辖的行政村干部不少被不恰当问责、免职。有的地方规定扶贫手册涂改的地方不得超过两处,如有包括标点在内的书写错误,将给予通报批评并扣除绩效奖励。有的领导到基层调研,发现驻村干部总是看手机,顿时很不满意,说扶贫工作不认真并要求给予这个驻村干部处分。尽管这些做法的出发点未必都是错误的,但泛化和简单化带来的问题则是不够严肃、不够规范、不够精准、不够慎重。

【环球时报报道记者卢昊】日本政府4月1日宣布了新年号“令和”。年号制在日本历史悠久,并随着天皇权威增强而受到国民尊崇。战后,天皇年号一度面临“存废危机”,还曾发生日本报纸“抢报”新年号的乌龙事件。

本报讯(记者 李天际)将于今年9月开通试运营的轨道交通新机场线沿线的两座车站将定名。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市规划自然资源委获悉,轨道交通新机场线一期工程沿线车站命名预案正在公示。该公示显示,新机场线沿途共设车站3座,其中有1座换乘车站已命名,另两座车站命名预案听取公众意见,市民可登录市规划自然资源委官网提出意见建议。

但另一说法称,“光文”从未被采用为年号,临时修改年号一事并不存在。根据宫内省存档,为制定新年号,宫内省先后提出了3个建议名单,其中并无“光文”。内阁也提出了1个建议名单,包括5个候选年号,其中有“光文”,但该名单未被纳入最终讨论。据枢密院院长仓富勇三郎的日记:12月8日,年号选定委员会已在“昭和”“元化”和“同和”中选定了“昭和”作为新年号,也不存在25日当天临时修改一事。

当游网

上一篇: 工信部:6月21日起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 下一篇: 夏季观光胜地的北海道富良野逐渐演变成四季型旅游目的地